_米米露_

近況:最近很想開坑寫獨伊......

CP:米英、神伊、獨伊、法貞、法加、菊灣

FC2:usauk0131

【米英】《Hope》06

在阿爾的左等右盼之下,數日後利亞姆終於依約來找阿爾了,不過令他意外的是,一同前來的還有另一位來訪者。
「妳……」
「幹麻!我是來保護利亞姆的!誰知道你這惡魔會對利亞姆做出什麼事!」
「莉蒂亞……」利亞姆小聲唸了莉蒂亞一聲,有些歉意的看著阿爾,「你別放在心上,我已經把你之前跟我說的告訴她了,莉蒂亞也有接受,她這樣只是……不知道怎麼和朋友打招呼而已。」

自從上次那件事後,利亞姆發現莉蒂亞對他並沒有想像中的糟,相反的,莉蒂亞的態度其實是友善的,老實說這和他原本的認知不太一樣,於是出於納悶也是好奇,幾天下來細細觀察,他發現莉蒂亞不過就是不太坦率而已,什麼話都得帶上刺,但其實根本沒那個意思,他以前總以為莉蒂亞厭...

【米英】《Hope》04

阿爾望了一下,裡面一片黑漆漆的,便以為又進到亞瑟帶他來天界前的那個空間,等亞瑟彈了個響指後,阿爾才知道自己想錯了。火紅的光點像花綻似的從他們身邊掠過,一路往底,牆上的油燈毫無聲息的就亮了。
由於油燈只是星星一點,四周看起來還是很暗,但比起原先壓頂似的黑已經好了很多,依稀能看到兩排櫃子各依著四面牆並排列著,櫃子上都是書。除此之外,大廳裡什麼都沒有,櫃子圍出寬大的矩形空間,在那之中,沒有任何家具或物件,就單單那樣空在那裡。

亞瑟走到空間正中央,在地板上踏了一下,頓時地面亮起綠色光芒,以他所站的位置為源頭,光芒畫著彎彎曲曲的線,像活起來的樹根,以極快的速度往四周流竄,蔓延整個牆壁,終至橫過天花板包住整個...

【米英】《Hope》02

亞瑟的眼幾乎是從夜裡睜到天亮的。

清晨的陽穿透玻璃窗替地面披上了淡淡的薄紗,暈著溫巧柔美的顏色,亞瑟斜著眼看那唯美絕倫的光影,卻沒有一點心賞的心思,他一隻手遮在臉上,只覺得頭隱隱約約的疼。
亞瑟擱在椅上的腦袋緩緩轉到了床的方向,他看著還在睡眠中的小惡魔,反問自己這個夜裡想過不下百次的語句──你到底在幹麻?

他還沒忘記自己下界的目的──給十字架和其他聖物注入魔法,使人們有能力與惡魔邪靈對抗。可沒想到他不但沒完成工作,救了惡魔不說,還殺了人類的孩子,這都算什麼?

亞瑟嘆了一口氣。其實他根本沒必要思考這麼多,事情做了就做了,他現在走了也就什麼事都不用想了,反正神也不知道他幹了什麼,人以為神時時刻刻都在注視著...

【米英】《Hope》01

天使,人們對他們的印象是什麼呢?一般都是這麼想的吧──純潔,美麗,代表萬物的活力。他們是救贖,是希望,於是人們對他們日也夜的祈禱,無盡的虔誠乘著歌頌悠悠然入天,不絕於耳。

那麼,惡魔,又是什麼呢?惡毒,陰險,象徵著一切醜惡。長著畸形的角,張著光禿禿像蝙蝠一般光滑的翅膀,總是散發令人懼怕的黑色氣息。
不是像是,而是簡直沒有憐憫,沒有情感,一出生便是殘忍的嗜血而活。
天使象徵著善,而惡魔則被歸類為惡,這幾乎是沒有人會去反駁的事情。

是這樣嗎?

亞瑟又來到人間了。此時天色已晚,點燈人面著他一盞一盞的把街燈點上,那長棍就像魔法棒一樣,輕輕一碰,就變出了火,幽妖的在燈罩中升起,一路綿延過來。
點燈人點上亞瑟身邊...

【米英】《Hope》00

那潔白的羽翼,
啊啊,
誰在歡天喜地地歌頌,樂此不疲。
而那醜陋的翼蹼,
啊啊,
誰都深惡痛絕地咒罵,不分晝夜。

那純靜的臉龐,
啊啊,
誰在虔心誠意地瞻仰,眷戀不已。
而那惡寒的瞳光,
啊啊,
誰都驚慌失措地尖叫,劃破天際。

他們守護著的聲音啊,來自哪裡,飛往何方?
他們描繪出來的形狀,只是殘缺的弧。

驅逐而墮的黑色,承擔著無果的罪孽。

為什麼呀?為什麼呀?

啊啊,連祂都不曉,
啊啊,連祂都在盼。


【米英】羽【完稿筆記】

文裡的東西說得有些模糊,有些部分似乎是真的沒講清楚,有些地方倒是有點想讓大家想想(比如說亞瑟最後原本想問神的問題是什麼),原本是覺得應該不需要完稿筆記這種東西的,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打出來好了。

先從時間開始說明,第一章是寫關於複/製/人消息走漏+在阿爾家開第一次會議,(這個時間我設定在2020)不過這時候傳出的消息還僅限於複/製/人的研發成功。是英/國研發出來的部分是晚一點才傳出來的,後來就像文裡所說的被一些理由給澄清掉了。
這已經是在2/0/1/2之後的事了,整篇文章從第一章開始就已經進入了它所造成的氛圍內。
至於第二章,就直接跳到20多年後(這個橫跨年分,是考慮到高層投入後,他們複製出來的小孩成長...

【神伊/獨伊】花【短篇】

濺起的鮮血,灑落在一片荒野上。
花瓣形狀的血痕。
像碎火燃燒。

西元1806年。
神.聖.羅.馬滅亡。

據說,那一年之後,
有一種淺紅色的小花,再也沒開過。

當神.聖.羅.馬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,他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是一個廣闊無邊的空白世界。周圍來來往往了很多人,他瞧了瞧,發現所有人和他一樣都是呈現半透明的。
他在這空間轉了轉,突然有一束不知從何處照射進來的光線投在他身上。神.聖.羅.馬從光束裡退了出來。光束的周圍很暖,附近的空氣被曬得有些發甜,才剛這麼覺得,他就開始困頓了起來。
神.聖.羅.馬瞇了瞇眼,有點想睡,餘光一掃,卻又被光束裡冒出的白色晶體吸引過去。

「那是人們對你的思念哦。」一個男孩走過來,撈起浮在光束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後續2

再次睜開眼後,亞瑟就明白自己已經死了。
不過,確切來說,應該是消失了,當他看見自己的手變得透明時,那種前所未有的奇異感爬上心上,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以這種方式迎來結局。
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國/家都消失了,又或者是只有他一個人……

不過,那都已經不重要了吧,至少那邊的世界,已經和他無關了。

再次恢復意識後,亞瑟想起了他那永無終止的悲哀輪迴,想起了冰冷的屍體的溫度,想起了紅的紫的黑的血泊,然後他才終於明白,為何自己作為國/家的時候,想起那個故事總會不安,原來那所述的,就是他和阿爾在進入輪迴前的故事。

亞瑟摀了摀自己的臉。

說起來,他們之所以會背負那樣悲慘的命運,就是因為自己害的啊。
真是,生前還想著做錯了許多決定,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後續1

小木屋的門把轉了轉,一身黑色穿著的婦女從外頭進來,她按下牆邊的開關,屋頂上的燈隨之亮起,但光線仍然不夠,昏昏黃黃的,室內呈現一股冷清的感覺。

不過婦女顯然並不在意,她只管走到一邊,去看那立在室內中間的兩幅油畫,她瞧了半會,覺得顏料應該是乾了,於是便把它們裝框,然後踩著椅子小心翼翼的掛在事先釘好的鋼釘上。
掛好後,她從椅子上跳下來,拉開距離看那兩幅畫,畫裡頭分別畫著兩個人,都是帶笑的。

其實在她印象中,右邊的那人笑的次數少之又少,作畫的時候腦中擠出的都是所謂的公式笑容,老實說她不喜歡他那種,像被人扯開來的表情,又生硬又詭異。
她想了很久,才想到他說起某個故事時露出的面容。像找著不見很久的珍貴物品般,她滿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八章【本文‧完】

隨著離目的地越是接近,亞瑟就越是緊張起來,終歸,他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啟程的,即便心裡是那麼的悲觀,卻還是時不時想像,到那裡,便會見到阿爾笑著對他們說:「太慢啦。」
一當亞瑟這麼想,心裡就會安定許多,可是過不久,另一種沉重的想法又會毫無克制的淹過心頭。此刻的他,就像無法登陸的降落傘,踩不著地,在風中不斷的懸來飛去,即使去猜度降落點,也不得安穩。

又走過半個小時的路程,亞瑟首先是看到一票軍隊三面列隊,才注意到那棟建築,建築很大,外頭包了牆,霧灰灰的精靈張出像火一樣的形狀緊貼著牆。
一看他們前來,有人便發了口號,然後那些士兵動作一齊,全體往後退,以大門為分界,又讓出了一條走道。
亞瑟看到丁馬克站在走道那頭,朝...

©_米米露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