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米米露_

近況:最近很想開坑寫獨伊......

CP:米英、神伊、獨伊、法貞、法加、菊灣

FC2:usauk0131

【米英】《Hope》08

時間離豐收慶越是接近,阿爾的情緒就越發的高漲,他的興奮在前一晚達到最高點,無論怎麼安撫,都無法冷靜下來,到了休息時間也像小蟲在床上動來動去,連帶的讓一旁陪他的亞瑟也一夜未闔眼。
當天色一亮,阿爾就跳下了床。亞瑟知道他是完全待不住了,只可惜他們也不會那麼早出發,早上大家都還忙著準備呢,活動不會那麼早開始的。

亞瑟把頭埋進枕頭,眨了眨乾澀的眼,然後就昏昏沉沉的睡去了。他感覺自己睡了很久,醒來的時候身體很重,第一眼便看見阿爾趴在床邊,因他的轉醒而露出喜悅的表情。
亞瑟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想笑。隨後他才注意到窗戶外白燦燦的陽光。亞瑟約估自己在那之後大概又睡了六小時左右,也多虧阿爾這孩子能忍,興奮成這樣,看他睡死過去也沒有吵鬧,就那樣乖巧的在一邊等著。
這孩子的體貼大多時候像蜜糖一樣,含著含著盡是那使人微笑的甜,不過偶爾,也會像這樣就淡淡的,像溫水般毫無形態,儘管他的個性並不是那麼恬靜,但一去汲撈,卻意外會發現那令人動容的溫煦。

「走吧。」
他翻身起來,摸摸阿爾的頭,笑了笑,他知道他快等不及了。



收割後的麥田一片光禿禿,金黃色的麥梗箭葉雜亂的鋪在土壤上,如此零亂的收割田園在某些人眼中雖然也是一種獨特的美,但多數人還是認為麥成熟的那段期間是最漂亮的。想像晴朗的時候,陽光投在一望無際的小麥上彈出煒煒炫彩;碰上陰天之時,小麥就靜落落的站在那裡,頗有一息莊重肅穆的味道。
顯然,阿爾也是屬於那種不懂欣賞收成後麥田之美的人,他覺得太過寂寥了,那讓他想起魔界的土地,就像這般情景,冷冷清清。
但他只失望一下,又馬上在其他地方找到樂子了,他在那田上跑了起來,使著孩子們特有的好動,腳步在那遺落下來的麥梗呼嘯而過。
亞瑟看著阿爾那雀躍的笑臉,心裡暗自規劃,下次作物成熟時也該帶他來看看,那時阿爾鐵定會更高興的。


後來阿爾是在牧場中找到利亞姆的。今天除了大人,各家小孩也能參加豐收慶,為了提供中午餐會上給小孩喝的牛奶,利亞姆正忙著呢。
「利亞姆!」阿爾看到他,邊喊邊跑過去。
「啊,阿爾。」利亞姆看到一邊的亞瑟,像想起什麼似的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才和他點頭打招呼。
阿爾竄到利亞姆旁邊,學他一樣蹲著。
「你來好早喔!」利亞姆小聲的說,這是因為不能驚動牛的關係,要不然他就得吃一記牛蹄了。
「因為等不及了!」
「哈哈,是嗎?」其實以往利亞姆並不是很喜歡這種日子,做為波佛特家的傭人,這意味他得比平日忙上幾倍。不過今年倒不一樣,有新朋友作為賓客前來,他很樂意做好所有準備來招待。「不過我現在暫時還離不開,抱歉。也許得等午餐會開始才能休息了。」
「沒關係。」然後阿爾問:「對了,你在幹麻啊?」
「我在擠牛奶。你有喝過嗎?」
「沒有耶。」
「那等等我倒點給你吧。」
阿爾的臉青了一下。自從吃過亞瑟做的麵包,他就暗暗在心裡發誓絕對不要再吃人類的食物了,那次詭異到不行的味道仍讓他心有餘悸。
他哈哈的敷衍說了聲好啊,卻一邊祈禱利亞姆等會能把這事忘了。
「對了,莉蒂亞呢?」他問。
「啊,莉蒂亞的話你要晚上才見得到她。」利亞姆說:「往年這種節日小姐到晚上才會被允許出席,畢竟,以小姐的身份是不能隨便參加白天這種給平民盡興的活動的。」
「是嗎?」阿爾很納悶。這算是什麼規矩呀?想做什麼事為什麼不能自己決定?

嗯……晚上?

阿爾突然想起幾日前莉蒂亞跑來找自己幫忙的事。
「利亞姆,你知道什麼是男女的喜歡嗎?」
「咦?你怎麼會突然問這個?」利亞姆挺驚訝的,沒想到阿爾會對這種事有興趣,「你喜歡上誰了嗎?」
「沒有耶,我只是好奇。」
「是嗎?」
「嗯。」阿爾接著又問:「你對莉蒂亞會有那種感覺嗎?男女的喜歡。」
利亞姆手抖了抖,力氣不禁加上來,牛的奶頭被他捏得生疼,哞的一聲,還好牛還算是溫馴,沒有火上來踢他。

「你……你怎麼會突然問……這個?」利亞姆結結巴巴的。
阿爾看利亞姆一副慌慌張張的,神情還有些閃躲,不明白他是突然怎麼了。
「我只是好奇。」
「你今天……怎麼回事呀?」利亞姆選擇不去看阿爾,他知道自己是那種不善說謊的人,一不小心眼神就很容易透露出訊息。也不知道阿爾今天為什麼會忽然問起,難道說他早就看出來了嗎?

「你還沒回答問題呢。」這是阿爾的毛病,他老喜歡追根究柢。
利亞姆望了望他,想起初見時阿爾那極力想和自己溝通的樣子。阿爾在某些事情上總特別固執,利亞姆覺得以自己的能力是沒辦法隨隨便便就敷衍過去的,畢竟阿爾其實也挺機靈。
「喜不喜歡,沒有什麼意義。」利亞姆擺過頭,擠著奶,有了這樣的開頭,情緒忽然就平靜下來了,「小姐不是我可以喜歡上的人。我們並不平等。」

阿爾更疑惑了,這和他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嗎?他們的感覺不平等,這誰都看得出來,但這又有什麼好妨礙他們所謂男女的喜歡呢?他和利亞姆還有莉蒂亞都並不平等,他們是人類,自己則是惡魔,但他們還是當成朋友了呀?

「可是,我問的是你喜不喜歡莉蒂亞耶?」

利亞姆嘆了嘆氣,他該怎麼向這小惡魔解釋呢?阿爾並不明白人間深根蒂固的信條,那東西老早就紮植在那裡了,打從他們出生起就一直背靠著依著,等遇到什麼再不甘心的回過頭來,才發現那東西巨大的震撼,光是那股無可奈何的沮喪就足以令他們無力抵抗了。

利亞姆望了望亞瑟,天使一定會更了解人類,他期望著亞瑟能明白他的困窘,然後說些什麼移走阿爾的注意方向。
亞瑟挑了挑眉,他接收到利亞姆的求救訊號了,於是亞瑟咳了咳:「阿爾……」
「利亞姆!」剛好有位婦女在遠遠的地方叫他:「牛奶擠好了嗎?我這邊有點事,可不可以來幫我一下?」
「好的!」利亞姆把桶子提起來,和阿爾說了聲抱歉要先離開,然後就逃命似的跑了。
阿爾偏了偏頭,他總覺得利亞姆離開的樣子有些心虛。
不過最終阿爾也沒多想,亞瑟剛剛還在叫他呢。
阿爾回過頭:「亞瑟,怎麼了?」
「不,沒事。」亞瑟過去牽他,「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吧。」
「嗯!」


然而午餐會開始時利亞姆仍沒忘記要拿杯牛奶給阿爾喝,除此之外,他還多給了一塊麵包。阿爾接過來的時候不安到汗都滑下來了,而當他吃下去後才驚奇的發現根本沒有想像中的噁心,甚至還挺美味的。
阿爾津津有味的嚼著麵包,一邊說味道好像和亞瑟做的不太一樣,而聽到這句話的亞瑟面部肌肉僵了僵,堆著尷尬的笑容說了聲是嗎。

賽馬是在城堡內部舉行的。塔樓建在正中央,與前內牆和後外牆佔出一個口字形的內院,這個內院正是馬匹競賽的路線。餐會結束後,大人們紛紛聚集到這裡等活動開始,他們的情緒都異常激動,畢竟這一年內他們都在枯燥乏味的農事中奔波勞碌,只有這一天,他們才能忘記那種苦悶的生活。放縱自己的情緒對他們來說是必要的,基於這點,現在整個內院都是鬧哄哄的,尤其當馬被牽進來時,那如浪潮的情緒又捲上了一個高點。

亞瑟很討厭這種無法控制的場面,他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。但與之相反,阿爾對這卻很有興趣,雙眼閃著欣喜光芒目不轉睛的盯著馬匹,就像是沒見過似的那般新奇。看著他那興致勃勃的樣子,亞瑟只好忍著被聲音炸得昏疼的大腦在內院待著。
可當第一場結束後,亞瑟就再也受不了了。他牽著阿爾飛到城堡前院去。前院裡開著臨時市集,市集裡到處都是女孩子,女孩子們對賽馬這般激烈瘋狂的事不大感興趣,市集裡販賣的都是些不常見的物品,那些物品的稀奇古怪強烈的勾起她們的興致,因此她們更樂於待在這東看西看。
然而出了內院的阿爾還對賽馬意猶未盡,儘管市集的物品對他來說也是新鮮的,但相較之下,在泥路上奔馳的馬匹與騎士更令他念念不忘。

這時利亞姆剛好從城外走進來,一看到阿爾,就走過來。其他人看不到阿爾,利亞姆不能在太遠的地方喊他,否則他們絕對會認為他遭受不祥了。
「阿爾。」利亞姆先把阿爾拉到一邊的角落,才敢說話:「怎麼樣?市集有趣嗎?」
「嗯。」其實他根本沒注意市集有什麼,「不過我覺得賽馬更好玩!」
「咦?真的嗎?」利亞姆有些驚訝,「我以為以我們這個年紀,對那反而比較沒興趣呢。」
「會嗎?那些騎手看起來超酷的耶!」阿爾興奮的說著,然後又沮喪了下來,「我也好想騎騎看喔。」
「嗯?你沒騎過嗎?」利亞姆說完這句話,才想到阿爾是惡魔,便覺得難怪了,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必要。
於是他提議:「那來騎騎看吧,牧場裡有馬。」
「哇!可以嗎!」阿爾跳了起來,這太讓他高興了。他拉著利亞姆,就想快點離城,「那我們現在就走吧!」


基於阿爾是第一次騎馬,利亞姆從馬廄選了一匹身材矮小,脾氣也比較溫馴的褐色馬匹,他把牠牽到草坪上,讓牠先和阿爾熟悉熟悉。
那馬看到阿爾靠近,尾巴甩了一下,然後眨著大眼順從的低下頭讓阿爾撫摸。
看到這幕,利亞姆覺得應該是沒問題了,於是他請亞瑟把阿爾抱上去,再和阿爾講解一些基本概念。
他拉著馬匹在草坪上慢慢踱步,起先是挺愜意的,輕輕的,緩緩的。但很快,這種速度便不再能滿足阿爾,於是利亞姆再進一步告訴他配合馬匹重心以及維持自身平衡的技巧,然後再加快速度,馬在牽引下快步走著,阿爾在馬背浮動的一起一落下開始有了那種馳騁的快感,但是這種感覺並沒有維持太久,利亞姆又把馬速緩了下來,他們在學騎馬的時候都是這樣的,一慢一快,之後再把速度慢慢遞增上去。
後來利亞姆把韁繩遞給亞瑟,人類孩子的體力還是禁不起這樣跑跑停停的,儘管他做的粗活並不少,但幾回下來就已經快把利亞姆給累死了,於是利亞姆告訴亞瑟如何牽引後,就到一邊休息去了。
他們就學著剛才那樣,步調一下快一下慢,阿爾很快就掌握起訣竅,每一次加快,他都越能明白如何在震盪中穩住重心。而亞瑟為了配合速度,在馬匹快走的時候總是用飛的,那景象看在利亞姆眼裡說有多奇妙就有多奇妙。

阿爾的笑聲起一陣停一陣,在這邊,利亞姆實在聽不見他們說了什麼,他望著那兩人的笑臉,心裡的困惑不禁和前幾日見到的畫面相伴而生。

一陣後,不知道是什麼緣故,利亞姆看到阿爾停了下來,好像和亞瑟說了什麼,亞瑟站在那裡,似乎是在想些什麼。
然後亞瑟把韁繩交給了阿爾。
利亞姆心裡一蹬。他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了,阿爾想要自己騎馬!利亞姆以為他會馬上看到阿爾策馬狂奔的畫面,於是他猛的就站了起來。初心者是不可以這樣亂來的。
不過,後來利亞姆才發現自己是多想了,阿爾還是照著先前他們的步調,只是不停了。
他安心的紓了口氣,猜想亞瑟大概已經交代過他了。

利亞姆走到亞瑟旁邊,和他一起看阿爾騎馬。
「阿爾的馬感很好呢。」利亞姆試著搭話。老實說他還是挺怕這人的,這種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疏離感大概就只有阿爾察覺不了,也難怪莉蒂亞總是對他那麼有戒心。
「嗯。」亞瑟只是簡短的回應,眼睛沒離開過阿爾。
利亞姆覺得有些尷尬,雖然這樣的冷淡他也是預想到了。
利亞姆想了想,他該從哪個地方起頭才好呢。

「那個……你為什麼……會收留阿爾呢?」

利亞姆等了半晌,卻沒見亞瑟有要回答他的意思,也不知道是不是沒聽見,但他知道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,畢竟他就站在他旁邊,草坪上空曠無人,阿爾也騎遠了,沒有其他噪音可以把他的聲音蓋掉。
於是利亞姆決定直接切入主題,他剛剛的那問題只是帶入語,說不定亞瑟早聽出來了,沒回應只是他想聽重點最切題的表示而已。

「那個……我昨天在附近林場砍柴的時候……看到兩個天使還有一個惡魔,惡魔的翅膀折了,是天使動手的……」利亞姆悄悄觀察亞瑟的面部表情,他發現那裡的確出現了變化。
「然後,他們把惡魔帶走了,不知道去了哪裡。」

利亞姆吞了吞口水,他想過一種情況,這也是他原本最深信不移的。
他認為這是個獨立的事件。好人和壞人哪裡都有,就像阿爾身為惡魔卻不喜歡傷害人一樣,或許天使並沒有他們想的那麼純粹。他也知道,天使和惡魔關係本來就不好,利亞姆以為那天看到的景象,就單純只是天使在欺負惡魔而已。
或許是那景象太過可怕,利亞姆事後總一直回想起那個畫面,而當他越想,那包含在裡頭的可疑點就越加的鮮明。一般,欺負人是怎樣的?對方會打到自己動彈不得,盡興了就揚長而去。可是把別人帶走,這樣的情況,不太有的吧?

利亞姆看了看亞瑟,他幾乎已經確定自己的疑慮是正確的,亞瑟的神情在說著事。

可利亞姆也想不出實情該是什麼,他只是覺得很不妙,如果不弄清楚,阿爾感覺就會很危險似的。亞瑟還是選擇沉默,以往這種情形,利亞姆絕對會識相的停下話題,但是這次他需要知道答案。利亞姆的個性雖是懦弱,卻也有剛毅的一面,事情只涉及到自己時他往往會選擇妥協,但如果是朋友的話他就無法置之不理。

於是他決定鼓起勇氣開口:「所以你……究竟是為什麼收留阿爾呢?」
亞瑟睨了睨利亞姆,然後又看向阿爾。
半晌,他才說:「這件事,你不能告訴阿爾。」
「嗯。」利亞姆點點頭。

「……在天界有一個機構,是專門研究惡魔的。」
「我們和惡魔,一直在戰爭,就像你們人類某些時候一樣,我們會捕捉惡魔回來做研究,用一些方法得到某些資訊,然後應用在戰場上。」
利亞姆感覺得到亞瑟把話說得很隱晦,但即便是這樣,他也聽得出來事情很糟糕,對惡魔來說。
「現在,還在戰爭嗎?」利亞姆問。
「不。」對於其中原因亞瑟並不想解釋太多,於是他只說結果,「但總有一天,會的。」
「是嗎。」他想了想,又問:「你在那個機構工作嗎?」
「曾經是。」
「為什麼離開了呢?」
亞瑟沉默一陣,然後說:「……我對那個地方感到困惑。」
「這樣啊。」利亞姆想了想,他還得再問一個問題,這個對話不會持續太久的,亞瑟表現得很明顯,他非常清楚。
「你是不是覺得……」利亞姆頓了一下,他不知道這樣問對不對。
「覺得阿爾和你很相似,你想從他身上……去找出那些令你迷惘的東西的解答。」

亞瑟看著栗馬載著阿爾往遠方越奔越遠,那惡魔翅膀在震動的頻率中擺動,一瞬間,產生了飛翔的錯覺。
亞瑟站在這裡,望著那背影,直起的背脊自信無比的在他眼中晃蕩,再晃蕩,然後越變越小。

「嗯。」

他們是如此的相似卻又是如此的不同。


评论
热度(2)
©_米米露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