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米米露_

近況:最近很想開坑寫獨伊......

CP:米英、神伊、獨伊、法貞、法加、菊灣

FC2:usauk0131

【米英】《Hope》04

阿爾望了一下,裡面一片黑漆漆的,便以為又進到亞瑟帶他來天界前的那個空間,等亞瑟彈了個響指後,阿爾才知道自己想錯了。火紅的光點像花綻似的從他們身邊掠過,一路往底,牆上的油燈毫無聲息的就亮了。
由於油燈只是星星一點,四周看起來還是很暗,但比起原先壓頂似的黑已經好了很多,依稀能看到兩排櫃子各依著四面牆並排列著,櫃子上都是書。除此之外,大廳裡什麼都沒有,櫃子圍出寬大的矩形空間,在那之中,沒有任何家具或物件,就單單那樣空在那裡。

亞瑟走到空間正中央,在地板上踏了一下,頓時地面亮起綠色光芒,以他所站的位置為源頭,光芒畫著彎彎曲曲的線,像活起來的樹根,以極快的速度往四周流竄,蔓延整個牆壁,終至橫過天花板包住整個空間。
在暗中看,這場面還挺壯觀的,只是亞瑟習慣了,並不引以為意。一邊的阿爾反倒是看呆了,整個空間像被網子包住似的,這樣的景象,阿爾是沒見過的,綠光從線條裡滲出來,映到阿爾眼裡,震的他頭皮發麻。

亞瑟在這空間設下結界,為的是要避免阿爾體內的沌氣流到外頭。他雖然已經下過了掩蓋的魔法,但是之前下得並不重,一旦阿爾使用魔法,沌氣外流的濃度就會增強,他必須要把沌氣用魔法鎖在這裡,最後再一併消除。

準備好後,亞瑟轉頭一看,發現阿爾嘴張得大大的,簡直傻住了,他走過去,蹲下來,使自己能和阿爾平視,他笑了笑,「還好嗎?」
亞瑟能明白阿爾那種震驚的感覺,魔法有一股擄獲心靈的力量,那迷幻似的光彩和游離的湧動,他也曾是為此深深迷醉的。
「嗯。」阿爾有些頓頓的點頭,「亞瑟……好厲害啊。」
「以後你也辦得到的。」亞瑟說。摸摸他的頭,「準備好了嗎?」
「嗯。」

「那麼,在開始前必須先告訴你一些觀念。」亞瑟說:「現在你體內,有兩種能量,一種是你自有的沌氣,一種是聖光,你們不像人類生來就是兩者平衡,占上風的沌氣會吞噬聖光,一旦你體內的聖光消失殆盡,你的身體便會開始出問題。」
阿爾點點頭。
「這個基礎不會動搖,我們無法做任何改變,但是,我們可以試著去利用你攝取來的聖光。」
「你之所以只能忍一星期,是因為你沒有利用聖光的能量,就那樣任由它被沌氣消耗。雖然在你這個年紀來說,一週已經算長了,但還是不夠,我們需要再加長。」

「你只要記住一個重點就可以了,就像你用沌氣使出魔法一樣,用同樣的感覺去對聖光下咒。」亞瑟翻開書,藉著結界魔法釋出的光,給他看某段文字,「這就是咒文,你得記下來。」
「可是亞瑟……」阿爾看著那芝麻一般的小字,露出困惑的表情,令他困擾的,倒不是因為那看了就令人鬱悶的篇幅,「我感覺不到,你說的聖光,就是……我找不到它在我體內的位置,那我要怎麼對它下咒?」
「嗯。」亞瑟早就預料到他會這麼問,於是他翻到前面去,書上的左頁畫著大圈,占據整頁,右頁則全都是咒文。
「把手放到這個圈裡。」亞瑟說,阿爾就照做,當他按上去時,右頁的咒文閃出紫色的光,然後瞬的又縮回字裡。
「有感覺到什麼不一樣了嗎?」亞瑟問。
「嗯……」阿爾不太確定,「有一團小小的東西,像是火的感覺,好像……還溫溫的?」
「對,你現在感覺到的東西,就是聖光。」亞瑟說明:「這頁的咒文是用來強化你對聖光的感知的,練習的時候抓不到感覺可以拿來探尋它的位置和多寡。」

「好了,介紹到此為止,我們開始吧。現在起,我唸一句咒語,你就跟著唸,記住,要對著聖光下指令。」
亞瑟連書都沒翻,直接就把咒語唸了出來,阿爾便跟著他,一句一句的唸。在這過程中,阿爾能感覺到聖光的形狀出現了變化,起初他是很興奮的,覺得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難,但一陣後,那形狀開始急遽膨脹,然後又迅速壓縮,每一輪都使得聖光越壓越小,不舒服的感覺隨之而來。阿爾能猜到是自己做錯了,心態顯得有些緊繃,便使盡想調回最初的狀態,可那形狀因他精神的不穩定又脹縮得更厲害了。

「不舒服嗎?」亞瑟一直有在注意阿爾的狀態,所以他馬上就發現了不對勁。
阿爾額角都泛上汗了,卻只是搖搖頭,「……沒事。」
「不要逞強。」亞瑟說,把書移走,「暫停一下吧。」
阿爾的氣還在喘,亞瑟撫摸他的背,幫助阿爾放鬆,等他逐漸緩和下來,亞瑟才開口:「說說剛才唸咒時你感覺到了什麼。」
「一開始,形狀改變了,」阿爾想了想,又說:「有點像盾的樣子。」
「嗯。」
「可是之後……我不知道該怎麼說,感覺變得很不穩定,好像一直在縮小,對,它變小了!」
亞瑟看到阿爾露出有些沮喪的表情,便拍拍他,「一開始都會這樣的,不用擔心。至少你抓到一點感覺了不是嗎?你剛剛說盾的樣子,那是正確的,你要能感覺到聖光在體內是盾的形狀。」
「久了你就會習慣了,這個魔法對你控制身體裡的能量,不論是聖光還是沌氣,都有幫助,之後你學習其他魔法也會輕鬆的多。」

「嗯。」阿爾點點頭。亞瑟翻開書,又帶他做了一回,但這次他在阿爾告訴他感覺到聖光轉成盾形時,就讓阿爾停下來。
亞瑟闔上書。他本來就決定今天只是先讓阿爾了解初步的東西,阿爾對聖光的敏銳度不強,自然使出的魔法也不純熟,但在這個時候適時停止是好的,他要讓那微薄的魔法留在阿爾體內作用,讓阿爾的身體自行去記憶感覺。這也算是亞瑟以前待在機構得到的知識,比起躁進的主動式練習,他知道這樣的效率反而能好上很多。
於是亞瑟就說:「今天就先練習到這裡吧。」
他站起來,然後走到一邊的櫃子,挑了一本書,回到石室中央,再翻開來,用中指反手在上頭敲了敲,篤的那結界晃了一下,接著從四面八方聚集了起來,把釋放出來的沌氣困住,往中心擠壓,最後結界濃縮成圓,像是草編的球,隱隱約約還能看見縫隙裡的黑紫色光霧。

亞瑟接過那顆魔法球,把它塞進書裡,回過身來,卻看到阿爾小小的身軀發著顫蹲在那裡。
亞瑟只是懵了一下,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。他急匆匆的走到阿爾身邊。阿爾抬起頭,汗從額上掛下來,有些虛弱的喚著:「亞瑟……」
「……說教等會再說。」剛剛阿爾情況還沒這麼差的,亞瑟猜是自己去解除結界時,阿爾還在嘗試使用魔法,然後可能因為操作不對,把體內僅剩的聖光給加速消耗掉了。

亞瑟把手挨到阿爾面前,示意要讓他咬。
阿爾皺著眉,他知道亞瑟也是會痛的,那感覺很不好,他不想看他受傷。
「咬吧。」亞瑟以為他沒懂,便蹲下來,把手臂移得更近了。
這一下,阿爾便有些抗拒的退後,然後亞瑟也就明白他在顧忌什麼了。

亞瑟嘆了口氣,望著那雙不安的藍色眼睛:「阿爾。」
被亞瑟這麼一叫,阿爾的淚水啪答啪答的就落下來了。亞瑟愣了愣,感覺有些無奈,他的雙臂環上阿爾的肩,安撫的在背後拍了拍,然後又輕聲說:「咬吧。」
「沒事的,我不會死的。」他又再強調一次。
「咬吧。」
阿爾靠在他肩上,用力的眨了眨眼,體內的痛楚和一些不知名的感覺絞在一起,令他難以呼吸。他心裡很慌,不知道這得持續幾次,一邊又想著,要快點掌控魔法才行,他不能去傷害人,不能老是去傷害亞瑟。
阿爾咬了咬唇,閉上眼睛。為了減緩亞瑟的疼痛,他只是含著亞瑟的肩,再慢慢的,緩緩的,讓獠牙穿進皮膚。血從傷口湧出來,他甚至都吸得很輕,阿爾不願讓那吸吮聲張揚的響起來,只是小心翼翼的嚥著,血的味道是腥苦的,他難受的吞著,視線又蒙上了一層霧靄。

其實他不知道的是,比起速戰速決的乾脆,這樣的慢性折磨,來得更令人難過。



後來,他們就回樓上客廳去了,客廳的沙發擺向成L字形,亞瑟坐在一邊,阿爾坐在一邊,亞瑟把他使用魔法時沌氣會釋出更多的事情告訴他。
「所以,不是練習的時候就別亂來了,剛剛在下面那種結界不會隨時下,也不能下,要是被其他天使察覺就麻煩了。」亞瑟說著,突然意識到自己語氣有些嚴厲了。這些東西他沒有提前和阿爾說,這不能怪他,其實亞瑟也沒這個意思,只是有些急躁。初學這種魔法本來就是要人在一旁監督的,即使在魔界也是,因為這是要動用到維持生命的聖光能量的,如果不小心把能量用完了,死掉也不過分分秒秒就能成真的事。他之前的工作就是研究惡魔,亞瑟曾親眼見證一隻惡魔在能量耗盡後,體內的沌氣連釋出都沒有,直接燃燒成火,就這樣把他給燒死了。

每個惡魔,能撐住的時間都是不一樣的,當時他們以為這只是個體上的差別,可後來他們在個體上投入研究,統計出來的數據卻是完全散亂的。並不是上一次撐得久,這一次就能維持多少。後來亞瑟才知道,惡魔往往會用魔法在體內留一塊儲存槽,把聖光濃縮儲存在那裡,做為緊急使用。當他們把平常使用的能量消耗到只剩一點時,他們就會去狩獵,因為惡魔無法保證能量在完全歸零的情況下,自己的身體能支撐多久,那是完全沒有概念的,所以他們絕對不會讓自己的身體處在低能量的情況下。
阿爾現在還沒有辦法利用儲存槽的方式去儲存能量,它以能夠控制聖光為基礎,而拉長狩獵間隔長是最基本的能量控制魔法。

亞瑟也同樣把胡亂練習所需要承擔的風險告訴他,這次他改變語氣,溫和的說,但阿爾的頭還是低低的,很沮喪的樣子。
亞瑟嘆了口氣,突然想起這個時間已經是晚上了。他想,也許他可以帶阿爾到外面走走。遠一點的地方有個小山坡,晚間各家都會點起燈,站在上面往下望去能看見點點燈火閃閃瑩瑩,那樣的景色,對阿爾是有吸引力的,也許阿爾能因此轉移注意而恢復精神也說不定。

打算好後,亞瑟就蹲到阿爾面前,拉起他的手,笑了笑:「天界的晚上你還沒看過吧?要去看看嗎?」
阿爾點了點頭,不像其他孩子不高興的時候總會趁著別人關心故意鬧上一下,他知道孩子會那樣其實是挺正常的,只是亞瑟不太受得了而已。像阿爾這樣,真的已經算是很懂事的了。
想著,亞瑟就心情大好了起來,甚至還有些得意,他覺得自己眼光真不錯,天界的孩子都沒阿爾乖呢。

可他牽著阿爾一打開大門,臉就青了。
「嘿,亞瑟。」亞瑟看到法蘭西斯正推開他家的圍欄門,一邊對他揮手。
「你來幹麻?」真倒楣。亞瑟心想,還真給拜爾德那傢伙說中了。
「嘿,這小傢伙是誰!?」法蘭西斯看到一邊的阿爾,眼睛都亮了起來,他衝過來,想蹲下去抱,卻立刻被亞瑟擋住了。
「別這麼小氣嘛。」法蘭西斯轉個方向伸頭,還是被亞瑟防住了,「超可愛的耶這小傢伙!難怪我就感覺有誰在呼喚哥哥我,天啊,這孩子到底是哪來的?」
「領的。」亞瑟淡淡的說。
「你這眉毛會去領小孩!?」法蘭西斯露出不可置信的樣子,「紅茶喝太多腦子發潮爛壞了嗎?你會自己去領小孩來!?」
「嘖,你怎麼和拜爾德那渾蛋說一樣的話。」
「老兄,誰不知道你討厭小孩啊。」
「別廢話。」亞瑟瞪他。有些話聽著起初上不了心,一次兩次,就會認真了。他不想讓阿爾有所誤會。「他是新生的天使,我有點事去了趟人類靈魂管理空間,當時沒有其他天使在那,看他不吵不鬧,我就好……把他帶回來了。」亞瑟原本想說好心,又憋住了,這是他一貫的說話方式──抬高自己,源於他本身的自尊心作祟,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,阿爾在身邊,他不能這樣說。

「哦?」法蘭西斯笑得有點賊,他和亞瑟認識很久了,對於他的說話方式再清楚不過,於是法蘭西斯馬上就了解亞瑟是在顧著阿爾,這是很有意思的事,亞瑟很驕傲,他幾乎從不為誰改變自己的高姿態。「說簡單點,你就是怕麻煩啊。」
「唉不過這麼可愛的孩子,哥哥我能理解,啊~好想要啊,哪天膩了給我吧。」法蘭西斯蹲下來,歪著頭對阿爾眨眨眼,「怎麼樣,別待在這臭眉毛身邊了,來哥哥我這吧?告訴你啊,這傢伙品味差到不行,還無趣,做飯超難吃,天……我想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事了。」
「你討打是不是!?」

「不……」阿爾搖搖頭,縮到更後面,用一隻眼望他,「亞瑟就好。」
法蘭西斯整個就石化了,他這絕美無比的美男子竟然會被拒絕,這太沒天理了。
一旁的亞瑟則是瞬間爆出一陣笑,對於阿爾的回答簡直滿意到不行。

「說起來……」法蘭西斯只是受打擊一下就回復過來了,他做了個跟著亞瑟難怪品味會變奇怪的結論,「這孩子髮色是黑色啊,在這裡挺不常見的。」
「那有什麼。」亞瑟不以為意:「本田菊也是黑髮的啊。」
「嗯。」法蘭西斯確實也沒有糾結。惡魔髮色的特徵是暗色系居多,但這也不代表天使就全是金髮,所以他看著阿爾,也沒想到惡魔這一塊去,只是覺得特別而已。他壓根不會想到亞瑟拎了個惡魔回來養,即便他們並不是沒有去獵捕過惡魔,但這個氣氛完全不一樣。

「所以,你到底是來幹麻的?」亞瑟問他。
「你還問我怎麼回事!」法蘭西斯這才想起他來的目的,「死眉毛,昨天跑哪去了,工作都沒做,上面還叫我去幫你接手,我今天原本是當圖書館櫃台人員的!」
「所以呢,你不就是想打混嘛,圖書館的工作好翹得不得了。我今天去,櫃台半個人都沒有,安東尼奧、瓦爾加斯兄弟,這班表是哪個蠢貨排出來的?」
「你這老古板是不會懂罷工的樂趣的。」
「還說是樂趣,真有臉皮。」
「當然,哥哥我怎麼會沒臉皮呢。」說著,法蘭西斯就甩了一下自己的秀髮,眨了眨眼。
「真是夠愚蠢了,沒人告訴你這動作很娘嗎?」
「我真不想被你這娃娃臉說。」
「誰娃娃臉……!」

阿爾看他們一來一去的吵嘴,心裡想這就是拜爾德所說的有趣嗎。他心裡有一種很怪的感覺,這時後他還不懂忌妒,也不會想更深的東西,他只是覺得奇妙,原來,亞瑟也會露出這種表情。雖然初見的氣場似乎是有些嚇人,但阿爾只當那是自己在慌張之下產生的錯覺,亞瑟後來對他一直都是挺溫柔的。可阿爾還小,有著屬於孩子的單純認知,他還不知道不能只用兩天來判斷一個人的樣子。

他是詫異。
原來那張溫柔的臉,也會露出這樣憤恨不甘的表情。


评论
热度(6)
©_米米露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