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米米露_

近況:最近很想開坑寫獨伊......

CP:米英、神伊、獨伊、法貞、法加、菊灣

FC2:usauk0131

【米英】《Hope》01

天使,人們對他們的印象是什麼呢?一般都是這麼想的吧──純潔,美麗,代表萬物的活力。他們是救贖,是希望,於是人們對他們日也夜的祈禱,無盡的虔誠乘著歌頌悠悠然入天,不絕於耳。

那麼,惡魔,又是什麼呢?惡毒,陰險,象徵著一切醜惡。長著畸形的角,張著光禿禿像蝙蝠一般光滑的翅膀,總是散發令人懼怕的黑色氣息。
不是像是,而是簡直沒有憐憫,沒有情感,一出生便是殘忍的嗜血而活。
天使象徵著善,而惡魔則被歸類為惡,這幾乎是沒有人會去反駁的事情。

是這樣嗎?



亞瑟又來到人間了。此時天色已晚,點燈人面著他一盞一盞的把街燈點上,那長棍就像魔法棒一樣,輕輕一碰,就變出了火,幽妖的在燈罩中升起,一路綿延過來。
點燈人點上亞瑟身邊那盞燈後,便穿過他,向著下坡繼續他的工作。

亞瑟往前走,他微微拱起肩哆嗦著。天界和人間不一樣,一年四季都是溫暖舒適的,他雖然常常跑到人間,卻還是沒能適應這裡的溫差,尤其還是在他穿著那麼單薄的羅馬袍為前提之下。

但即便是冷,他也沒想要回去天界,那裡一切給他的感覺都是靜止的,他總覺得,待在那裡他會逐漸失去對時間和溫度的知覺。

不過,要是魔界那些傢伙知道自己這樣想的話,大概會覺得他簡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。
亞瑟曾聽說過,魔界一直是陰陰冷冷的,不像天界四處都是陽光明媚,據說那裡,總是籠罩著憂鬱的藍綠光線,說不清的壓抑像霧一樣不分晝夜的瀰漫著。

才這麼想著,亞瑟就瞥見小巷裡頭一個矮矮的身影,那身影長著小小的翅膀,低垂著腦袋,屁股尾巴一顫一顫的。

真沒想到一下來就見到了捕食的場景。亞瑟想,心裡卻沒有半點厭惡的感覺,他只是停下了腳步,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停下來,更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一副事不關己的在這邊看,做為天使,亞瑟這樣的反應大概是頗遭非議的,好吧,也許他就是個扭曲的天使,雖然亞瑟往往覺得扭曲的其實並不少他一個。

那個小惡魔就這樣發著抖站在巷子裡頭,手時不時的要伸向餓昏在一邊的人類男孩,但總是到一半,又突然縮了回去,亞瑟這個角度也看不清楚那小惡魔現在臉上是什麼表情,從舉動上來看,亞瑟竟然覺得那小惡魔就像是在猶豫一樣。


小惡魔的身體就像凍了似的不停顫著,恐懼和身體裡流竄的疼痛急得他幾乎要崩潰,他喘著粗氣,眼裡已有了淚光。
要是……自己真下了手,鮮血便會毫不留情的濺在對方身上,可是眼前的這個人類……同他一樣都是活著的。他曾看過其他同伴宰殺人類,他也知道惡魔天生就需要人類的血,這是沒辦法的事,但他還是不明白,對著這樣和他同齡的稚嫩臉龐,為什麼其他惡魔就能輕易做到?

小惡魔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從腳開始慢慢麻痺,痛楚瘋狂的在體內敲打,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閃著熠熠的藍光,腦中的思緒越發的錯亂著,他依然覺得噁心,但是身體已經漸漸失去控制,他的本能驅使自己的手再次伸向那皮包骨的人類男孩。

就在這時,人類男孩動了動,小惡魔像被電到似的整個身體都僵了,這一嚇,他反而完全傻住了。


人類男孩晃了晃腦袋,虛弱的撐起自己的身體,他晃了一眼小惡魔,視線還不是很清晰,只覺得似乎有什麼在,隔幾秒,等他調整過來看到小惡魔捲起來的尾巴和亮艷艷的眼瞳,便接近歇斯底里的大叫,他掙扎著想逃命,可他的身體已經虛弱的不足以應付逃跑,於是只能不停的蹬著腿往牆上靠。

小惡魔經他這麼一叫,倒是醒了過來,他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發顫的手。如果不是對方醒來,自己會做什麼?會殺了他嗎?
念頭閃過去,小惡魔就崩潰了,人類男孩的尖叫聲一下一下狠狠刺激他的神經,恐懼直衝而上,眼淚立刻就像開了水閘似的潰堤而下。小惡魔害怕的一個勁的往後退,最終撞到牆,腳完全就癱軟了,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待在這裡,這個空間會把他逼瘋的。

對,他得逃,他必須逃走!

於是小惡魔跌跌撞撞的衝出巷子,但卻在要奔出的時候被攔了下來。

亞瑟淡淡的看著撞在他身上的小惡魔,那小惡魔被撞的趔趄,一股腦的氣力瞬間被抽乾,然後就不跑動了。亞瑟看到小惡魔仰起的臉,鼻涕淚水胡亂的縱橫著,像是做了壞事的小鬼,睜著無助惶恐的大眼求救似的望著他。

關於惡魔的身體機能亞瑟倒挺清楚的,他以為惡魔嗜血是一種本能,因為他們需要,所以不會存在什麼殘忍不殘忍的知覺,確實,亞瑟也從沒見過哪個惡魔在面對獵物時會如此的驚心膽顫。

心中留過一絲異樣的情緒,他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興致,但他有一種預感,這個小惡魔的出現,說不定能解決他心中一直存留不去的困惑。

「為什麼不下手?」亞瑟的聲音很冷,他盯著小惡魔,什麼表情也沒有。
小惡魔被那彷若浸過寒水的詢問刺得一驚,他知道自己剛剛的動作被看見了,心裡的焦慮不安猛烈的竄來撞去,他側到一邊又想開逃。
亞瑟一把抓住小惡魔的手,不讓他走,沉著眼又問了一聲:「為什麼不下手?」

小惡魔見自己被抓住了逃不了了,只能低著頭使勁搖,咬著牙哽咽的說:「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亞瑟只是看著他,隔了一陣,又問:「你多久沒嗜血了?」
「一……一星期。」

亞瑟挑了挑半邊的眉,他知道這年紀的惡魔還不能很好的去控制自己獵食的時間長,這小傢伙能忍一星期,也不知道究竟是憑著什麼樣的毅力在撐的。

亞瑟牽著小惡魔的手,往巷子裡走,小惡魔很抗拒再回去那個地方,他想抽開手,卻被亞瑟緊緊的拐住,他的心臟像雷鳴似的打得鑼鼓喧天,卻也沒辦法,只能任由被亞瑟拖著往回走。

那人類孩子還倒在一邊瑟瑟的發抖,一見到亞瑟來,繃緊的表情竟然稍微緩和了一些。
注意到這點,亞瑟突然覺得很好笑,他究竟是憑什麼對他放下戒心的呢?因為自己是天使?一身潔白還有柔軟的羽毛?因為有人和他說,天使是美的是神聖的,所已就能讓人對他們產生祥和安全的錯覺嗎?

真是膚淺,天使並不一定都像你們想的那般純潔美麗啊。

亞瑟牽著小惡魔走近,那人類孩子看見了躲在亞瑟身後的小惡魔,只是閃過一絲驚愕的表情,卻始終沒有做出什麼反抗的舉動,甚至連尖叫都沒有了。
亞瑟蹲在人類男孩的面前。這人簡直是瘦得不成樣子了,丟在這裡不管,不用幾天,就會死的吧。
不過,即使是那樣,大概也不會有人察覺到,因為,他就只是個被遺棄的孩子而已。

亞瑟迅速瞄了一眼小惡魔,轉回來,然後對著人類男孩淡淡笑了一下,那男孩望著亞瑟潔瑕的臉龐,張了張嘴,像是看到了救贖,可亞瑟下個動作卻是人類男孩始料未及的,他用手迅速的蒙住人類男孩的臉,綠光一閃,不過幾秒鐘的時間,血就從人類男孩的鼻孔耳朵流了出來。

見著這一幕的小惡魔整個怔住了,「你……你做了什麼……?」
「殺死他。」亞瑟回過頭,看他,輕描淡寫的說:「看不明白嗎?」
「為……為什麼要做這種事?」小惡魔對他的淡然更是不可置信。
「血,你不是需要嗎?」亞瑟說:「我看你下不了手,來幫你一把,就是這樣而已。」
「什……什麼?」
「好了別廢話那麼多了,活的你忍不了心,死了的總可以了吧?」亞瑟把小惡魔拉過來,就要讓他去吸人類男孩的血。

「不要!」小惡魔揮開了亞瑟的手。食道裡滾燙著一路燒個沒完,噁心像胃酸一樣幾乎要嘔出來,他只能選擇拔腿而逃,他做錯了事了!他真的做錯事了!

亞瑟愣了一下,沒想到這小惡魔一慌使起來的力還真不小,他朝著那逃命似的身影僅僅是喊了一聲,卻沒有追上去。

亞瑟回過頭,望了一眼那停止心跳的人類男孩,顯然也是有點茫然了。其實挺諷刺的,他的工作是給予人類力量守護他們,自己卻反而做了這種背道而行的事。
亞瑟站起來,走出巷子,冷風一波一波的吹過來,比剛才更冷了一點,但他還不想回去,一個人在街上繞來晃去,目光四處搜尋,竟然是想再找到剛才那小傢伙。

他轉了一圈,還是沒見到那小惡魔的身影,心裡有種不舒服的感覺,不過才多久的時間那傢伙能躲去哪裡?還是他是用飛的?可是他說他一星期沒嗜血了吧?體能應該也是要到極限了才對,即使飛了也會……

亞瑟嘖了一聲,掀開翅膀,往上一跳橫飛上空,到了一定高度,他極目眺望,然後在某處看到一個小小的身軀倒在地上。
他朝著那個方向飛降,果然沒有看錯。
小惡魔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,像死了般,亞瑟去探他的鼻息,還有呼吸,接著他注意到小惡魔的翅膀某處呈現出很詭異的彎拐,亞瑟想應該是他剛剛飛到空中後因為體力不支而摔折的。

亞瑟抱起小惡魔,飛回剛剛那條巷子,拎起人類男孩的屍體,就往遠處山裡林子飛,林子深處有間無人木屋,那是他之前下界時發現的。

他先把人類男孩扔在外面,然後再進屋把小惡魔安頓到床上。小男孩不停的喘著氣,汗流了滿臉,亞瑟已經看到黑紫色的霧氣從小惡魔的體內淌出來了。
在拖下去就麻煩了,亞瑟想。又走出去拎起人類男孩的屍體進來,他抹了一點鼻孔流出來的血,想著先給小傢伙舔上一口應急,雖然可能不太夠,不過沒關係,等等還可以用擠的。

幸好這小傢伙現在昏過去了,不然看到那種景象大概又會鬧個沒完吧。亞瑟心想,送到小惡魔臉邊的手又停了下來,半乾涸的的血凝在他手上,紫紅紫紅的。

亞瑟的腦中浮出了小傢伙剛剛那崩潰焦急的臉,他猶豫了一下,看著冉冉而升的黑紫光霧,眉頭整個都皺起來了,他突然覺得自己今天簡直是沒事找事。

亞瑟又把那人類男孩的屍體扔到外面,隨便摘了一片葉草草把手上的血抹了,然後又轉進屋裡,他先在自己右肩抓出血痕,接著抱起小惡魔,讓他的頭靠到自己肩上。

小惡魔在恍惚中聞到他血裡的一種特殊氣味,像被吸引似的露出獠牙,扣了下去。
亞瑟吃痛的嘖了一聲,這一咬還是挺疼的。不過小惡魔沒有吸取他太多的血,畢竟,天使血液裡比人類擁有更多那種惡魔賴以維生的物質。

吸了血後,小惡魔的狀態明顯穩定了下來,亞瑟把他抱回床上,抹了抹他臉上的汗,然後壓著自己右肩的傷,坐在一邊看他。

亞瑟就這麼一直凝視著,也不知道是看了多久,竟是有些失神。
他覺得,自己今天似乎是有點反常了。


评论(4)
热度(6)
©_米米露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