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米米露_

近況:最近很想開坑寫獨伊......

CP:米英、神伊、獨伊、法貞、法加、菊灣

FC2:usauk0131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五章

雨落屋簷的聲音就像無數小鋼珠彈互相撞擊,不停的滾動,屋外的陽被雲遮了又露,室內即使偶爾微亮起來還是顯得晦澀昏暗。
亞瑟就這樣坐在灰暗裡頭,品嚐著親自泡的紅茶。

王耀最後扔出的飛刀上,塗過了毒,毒對亞瑟來說,非常棘手。即使用魔法去治,也只能緩住惡化,這種情況要除病根,只能用藥。
於是他費了些時間處理,一邊連絡離開前託囑的部下,卻半天收不到回應,然後等回去基地的時候已經晚了,他只看到基地鏤空了,周圍的樹東倒西歪,地面上處處是被炸過的凹坑。這樣子,明顯是戰鬥過了。

那時他整個大腦都當機了。離開前亞瑟部過幻術結界,封死了整個基地,在一般人眼裡看來,原本往地面的出口和周圍的陸地沒兩樣,往基地地下道的入口處也會變成死牆,就算不小心有雜兵經過,也不可能瞧出怪異。
而能察覺到並且破除這個結界的,除了伊凡以外沒有其他人,但是當時北/歐那些傢伙和法蘭西斯正絆著他,照理來說伊凡沒那個空餘才對。

然後正當亞瑟要去找阿爾時,亞瑟收到了另一個部下回報給他的消息。
他說,阿爾被伊凡捉住了。

亞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,因為伊凡分明就不可能過來,於是他只好找法蘭西斯確認,法蘭西斯也說伊凡還在國內,他想想仍覺得不對勁,便又懷疑起法蘭西斯,但北/歐的那些傢伙給的內容和法蘭西斯說的又一絲不差。
可是事實上,阿爾就是不見了,而除了伊凡,他的確也想不到有誰可以制得了阿爾。

那時,他以為,自己會馬上去救他。
結果回過神來,他就回到別處基地去了,而且一個晃眼,就待到十月。

敲門聲響起,亞瑟繼續飲茶,沒予以理會。另一邊的人開了門,看到昏暗室內的人影,就嚇了一跳。
「吼!搞什麼,想嚇死誰啊!」法蘭西斯走到一邊,去開燈:「你就不能開個燈嗎?」
亞瑟連看都沒看他一眼:「你來這裡幹麻?戰場不用顧嗎?」
「哥哥我還真高興你還記得在打仗。」法蘭西斯一邊抱怨一邊坐到他對面:「要不是你還在這邊悠閒喝茶,我需要浪費大好時光來找你這眉毛嗎?」
「嘖。」亞瑟哼了哼:「主要戰力都被擄走了還打個屁。」
「但我們都走到這一步了,王耀也死了。」法蘭西斯聳聳肩:「大家都想要個結果。」
接著法蘭西斯掀開桌上罩住盤子的蓋,裡面是烤到焦掉的麵團。「拜託,這麼糟的東西還用如此精緻的瓷盤盛,真是糟蹋藝術品。」
「你是來找架打的嗎?」
「哥哥我才沒那個閒情逸致呢。」法蘭西斯說,接著站起來,走到窗戶邊把窗簾再拉開一些。
「你不去救阿爾嗎?」法蘭西斯問。
「救什麼?」連亞瑟都對自己的輕描淡寫感到了唯妙的意外。「他死了吧。」
「你又知道了?」
「是你太小看伊凡了。」亞瑟把茶杯放回矮桌上,他突然不想喝了。「被他抓到必死無疑。」
「你又知道了?」法蘭西斯又重複同樣的話。
「我就是知道。」
「你又知道了?」
「臭鬍子你耳屎太久沒清是不是?」
「到底也只是你的猜測吧,如果他現在還活著呢?」法蘭西斯繞回亞瑟對面:「如果因為你的拖拖拉拉阿爾最後真的死了,你不後悔嗎?」
亞瑟低著頭,不發一語,胸口那裡又開始麻了起來。
好煩。
「亞瑟,你在害怕吧。」
好煩。
「可是只是待在這裡做無謂的恐懼,又能怎樣?」
真的很煩啊。
「所以說……」
「從剛剛開始就一個勁的說些什麼啊!」亞瑟整個火了,茶杯被他翻倒,灑出一片湖。「你明白什麼啊!」
「我再給你忠告啊!」法蘭西斯吼回去:「重要的東西不見了就搶回來啊!」
亞瑟掄起拳頭揍了法蘭西斯一拳。他的眼睛和喉嚨很酸,胸口的麻癢轉為重壓,肺像是被人掐住,難以呼吸。他現在非常的想打架,痛快的打一場,去消耗那種不明不白的難受。
法蘭西斯也毫不留情給他反擊,一拳打在亞瑟鼻上,亞瑟跌坐在地,血從鼻孔掛了兩條,接著他壓著身衝過去撞法蘭西斯,法蘭西斯給他撞倒在地,亞瑟便壓到他身上,對著臉又是一陣揍。
他的手在抖,狠狠的抖。法蘭西斯都覺得揮下來的力道沒以前的嗆,法蘭西斯抓過亞瑟的領子,接著把他往旁邊甩過去,矮桌上的盤子和杯子還有一些書都紛紛被亞瑟撞落了。
紅茶順著桌延滴滴答答,那些被撞倒的書就躺在液體滴落的不遠處。
瞥見了這一幕的亞瑟停下手,趕忙回頭去看那些掉落的東西。
法蘭西斯拍著衣服站起來,看亞瑟獨獨撿起一本黑色硬皮書,慌慌張張的翻來翻去。
「真是笨蛋呢。」法蘭西斯挑了挑眉,對於那本書的所有者有了九成定的想法。
「我還以為你終究會醒悟,沒想到到這個臨頭你還固執的死不承認。」
他說著,走到門邊,停了一下:「嘛,亞瑟就是亞瑟。」
然後法蘭西斯就離開了。


經過方才的鬧疼,桌面上一片狼藉,椅子和桌子都歪了一邊,紅茶沾濕了地毯,一切看起來再也糟糕不過,但此時的亞瑟卻一點都沒有收拾的心情,他躺在沙發上,一動都不想動。
他看著天花板,什麼都沒想,就這樣發呆了起來,之後便朦朦朧朧睡去,等到醒來之後,才發現已經晚上了。
亞瑟坐起來,一件東西從他腿上滾下去,他定神一看,才發現是那本黑色硬皮書。
說起來,阿爾那傢伙,把書放到自己這了。
亞瑟彎腰把它撿起來,無言注視著一陣,然後翻了開來。
他從第一頁開始看,發現書的每頁空白處幾乎都被人畫上了插圖,看那拙劣的畫技,亞瑟馬上就猜出那是阿爾畫的。

……這個男孩,真的一直在等他。從分離開始,永無倦厭的,每日每夜,一直在等,生日的願望許的是想見到天使,聖誕節想得到的禮物也是同樣,他一有空總是會回到初次與天使見面的地方探探,卻每每失落而歸。
但即便是這樣,他也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的冀望。

亞瑟一頁一頁仔細的讀,然後看到男孩的某幾句獨白,他愣了一下。

──我為了愛他,研究神學,成了神父,永世不結婚,只為了空出位子去等那隻再也牽不到的手。
──我相信他一定還在某處看著我,就像幼時那樣守著我。
──作為人與神最接近的存在,我祈求,他能夠安康。

他一直以為,男孩和天使的感情,是像親人或者是朋友那樣。
卻怎麼也沒想到,他們彼此在等的,是指愛情。
亞瑟翻到下一頁,故事已經到了尾聲。

──我不知道,天使會不會像人一樣投胎,但要是我們能在某個時代再次相遇的話,我希望能換自己去守護他。
──他照顧我了整個童年,而我想,護他一生。
──對了,他的名字叫做……

亞瑟‧柯克蘭。

不知怎的,亞瑟倒吸了一口氣。

再往下看,他才注意到底下用原子筆註的評論:「真是見鬼,竟然和英/國那傢伙同名同姓!」
「見鬼什麼啊……」亞瑟喃喃著,勾起笑,卻馬上凝住了。

你不去救阿爾嗎?
你不去救阿爾嗎?
你不去救阿爾嗎?

法蘭西斯的話迴盪在他耳邊,像是他還在問他,又或者是他在自我詢問。 
 
我……不知道。 
亞瑟摀了摀臉。 
如果……阿爾死了呢? 
 
 
 
──啪。 
已經不知道有多久,知覺與這個世界相接時,阿爾總會聽見那擊在腦殼上所發出的清脆聲響,他一睜眼,全身上下被拷刑出來的痛楚都甦醒了過來。 
「我在你身上找到有趣的東西了哦~」伊凡張開手,給阿爾看手上的東西。 
阿爾瞇著眼,艱辛的動了動脖子,盯著那星形物體,心裡覺得熟悉,卻又摸不清楚那究竟是什麼。 
「奇怪,竟然會沒反應呢?這是魔法寶石哦,你不知道嗎?」伊凡拎著寶石,故作疑惑的看了一眼,然後捏著它近前在阿爾眼前晃晃。 
阿爾瞬時就睜大眼,他想起了亞瑟那支星形法仗。難道就是上面嵌的那顆嗎? 
他想伸手去勾,卻忘了兩隻手都被鐵釘給釘在木板上,使出來的勁,不但毫無用處,反而讓疼痛更加大的作用。 
伊凡見著阿爾的反應,便揚起孩子般殘酷的微笑。 
「我還在想是怎麼回事呢。」伊凡往後靠在監獄的欄杆上:「明明拷打這麼多次,傷勢都會自己好轉過來,為了防止你恢復力氣把東西都拆了,我還得浪費力氣用魔法加固枷鎖呢?」 
「看來是亞瑟去追王耀前塞給你的吧,用來治療什麼的?」伊凡走到角一邊,把一大桶水提了過來。「不過真是幫大忙了,免得我還要委屈醫療隊來這種髒兮兮的地方。」 
「因為可不能讓你太快死呢?」伊凡說,然後把桶子裡泡過辣椒的水往阿爾身上一倒。 
阿爾猛的倒吸了一口氣,渾身的皮就像在一瞬間被刨開似的,被辣椒片吸住的傷口又像被無數蟲子啃咬,又麻又疼。 
「這樣就痛了嗎?這只是前戲哦。」 
接下來阿爾的眼就被黑布蒙住,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被奪去視覺之後直線加速,接著他聽到金屬物被拖動的聲音,叮鈴叮鈴的響,從聲音他判斷出那是鐵鍊,而且多半是帶鉤的。 
阿爾的背從脖子一路涼下去,等了半天還是等不到鞭下來的疼痛,他一方面希望那鐵鍊永遠不要落下,一方面又希望一次給他來個痛快,這種等待的感覺磨得他緊繃不已,就像恐怖電影的主角探著陰宅,覺得每間都好像會有什麼出現,又往往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被拖進死裡。 
 
這種除了面對妖魔鬼怪以外的恐懼,阿爾幾乎沒怎麼嚐過,他在各方面與生俱來的優勢總令他擁有無比的自信,勝利總是站在正義的一方,而他也堅信自己代表著正義,所以他總認為自己能夠得勝,而且會勝得理所當然。 
像這樣,被伊凡抓住並且折磨得動彈不得的這件事,阿爾至今還是不可置信,他不是自負,只是單純的沒想過,事情會發展成這樣。 
他聽到鐵鍊又動了一下,還未意識到那與空氣摩擦的聲音,胸口就烙上了一條要命的疼,鐵鍊的尖鉤卡住他的肉,一下一下的勾,血從洞裡冒出來,蓋掉了乾涸的黑血,牙齒被他咬得喀喀響。 
好痛,真的好痛。 
「不知道亞瑟看到他的小天使變成現在這樣會露出什麼表情呢。」伊凡用力一收,鐵鍊應聲而落。「你真是……被小心的保護了。這種刑啊,我小時候就受過了。」 
「不過奇怪的是,他沒有來救你,為什麼?」伊凡說,眼裡沉著陰暗:「真想讓他見見你這副模樣。」 
「真是噁心的怪癖。」阿爾一開口,便聞到口中血的味道:「邪惡的傢伙……」 
「真是的,我倒覺得我們並無兩樣的說。」伊凡說,聲音低了幾分:「結果你還總一副正義英雄的姿態,整天四處嚷嚷的,那種自大妄為的樣子看了就令人特別火大。」 
「對了──既然這麼吵的話……」伊凡像想到什麼有趣的事。他走近阿爾,捏住他的下顎,喀喀的笑。 
 
「就讓你再也說不出話吧。」 
 
 



评论
©_米米露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