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米米露_

近況:最近很想開坑寫獨伊......

CP:米英、神伊、獨伊、法貞、法加、菊灣

FC2:usauk0131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章

抵達盆地最東邊之後,果然看見了無數立在道上的石佛。那些石佛隔著固定的距離分側而列,亞瑟和阿爾走過去,從右邊第一尊開始數,等數到第十三尊的時候,他們才停下來。
前一晚用水晶球通知路德維希他們快到碰頭點的時候,路德維希便要他們到這裡找到右側第十三尊石佛以作為辨識暗號。
亞瑟環視了四周。
沒有騷動,但是有人的氣味,可是感覺卻又不像路德維希的。
如果是費里的話,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。

不是路德也不是費里的話……

亞瑟眼神一凜。幾秒,又幾秒,騷動開始鼓盪著,亞瑟往旁邊一看,卻發現阿爾仍是一臉無事的樣子,他暗自在心裡嘖了一聲,按著槍散發出警戒的氣息,然後當那個騷動越來越近時,亞瑟迅速的旋身拔槍──

是費里?


「抱歉。」亞瑟坐在破廟裡的一張木椅上,接過費里給的乾糧。
「二/戰的時候你藏得實在很糟,睡個覺都能被你們義/大/利/兵的聲音吵醒,我剛剛就以為那裡藏的是敵方……」
「Ve~沒關係啦。」費里西安諾坐到對面,然後轉過去對邊上的路德維希笑:「看,連亞瑟都沒認出來了,我真的進步了不少,對吧?」
「啊……」路德維希淡淡的回應了一聲,也不知道是否聽進了費里所說的話。
亞瑟看著他們,對著乾糧咬了幾口,口水被乾糧吸收嚼著爛了。他舔舔唇,很乾。

破廟裡的日光燈早已壞了,提供光源的只有費里擺在附近的幾柱蠟燭。外面的樹葉被風吹得沙沙響,陰森的氣氛隨著他們的沉默越發的鮮明,這裡像隨時會鬧鬼一樣。
亞瑟瞄了一眼路德。他的表情很凝重。
長/江/流/域是分配給德、義負責的區域。途中所見死相淒慘的屍體,那些,都是他們造成的嗎?
如果是那樣,阿爾偷偷安排的計劃,幾乎就不可能實現了吧。
亞瑟斂下眼皮,想起之前和法蘭西斯的談話。

「其實,阿爾並沒有放棄調解。」
「啊?」
「果然他沒跟你說啊。」
「等等你這樣沒頭沒尾的,我怎麼明白你在說什麼?」
「就是……阿爾其實並沒打算要殺了伊凡他們。」
「說什麼胡話呢?都開戰了還想著要留下活口?」
「戰前的調解失敗後,你知道阿爾跟我說了什麼嗎?」
「『等一切都結束後,我們就向王耀他們道歉,然後正正式式的廢除複製機構,再另外安排複/製/人的歸所,以及針對他們訂出相關的保障法律。
「『告訴複/製/人其實他們不是被否認的,也告訴創造者尋找替代品這樣的做法是不對的,因為那並不是面對,死去的人也不會高興。』」
「……這件事除了我之外,你們都知道了?」
「基本上,應該都知道。」
「那為什麼他沒有跟我說!?同盟方心態都不一了!這戰還能打嗎!」
「嘛,可能他想用自己的方式來向你證明,和平的可能性吧。」
「……你認同他的做法?」
「認同?怎麼可能。我們在這世界上活了這麼久的時間,總不是白活的。只是我倒想看看,這個新茁的國/家,能不能為我們帶來奇蹟而已。」
「再說,戰勝之後要還是無法協調成功,只要擒住了伊凡和王耀還有本田菊,他們的命也還是在我們手上,如果有兩種結果可以選的話,選擇最圓滿的,不是更好嗎?」
「阿爾說的那些……是他上司決定的?還是說……」
「是他自己的意思。」
「太亂來了!阿爾應該知道國/家是不能違抗上司的決定的!我完全不認為他上司會容許他這樣做!」
「我也不認為他上司會同意他的決定。……話說,亞瑟,你反抗過上司嗎?」
「有……但卻是無用的,畢竟,我們只是國/家的一種擬似型態而已。」
「嗯,我也試過。貞/德……被架在火刑場上的時候,我幾乎是發了瘋的衝過去,但是才踏出幾步,身體就完全動不了。」
「國/家弱,我們的身體也跟著疲虛不已;國王放棄了貞/德,縱然我想救她,也辦不到。我們不能違背『真正的國/家』的意念。」
「其實我們並不是國/家,我們連『自己』都不是。」亞瑟說。
「所以我很期待,你那親愛的弟弟究竟能不能為我們帶來『奇蹟』。」
「嘖,看鬧劇一般的心態,真是惡趣味呢,你。」
「哥哥我這並不是看鬧劇的心態哦。」
「相反的,我是真心的希望,它,能夠出現。」

雖然這麼說,『希望』和『相信』又是兩回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