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米米露_

近況:最近很想開坑寫獨伊......

CP:米英、神伊、獨伊、法貞、法加、菊灣

FC2:usauk0131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一章

孩童,總有著非正即惡的價值觀,最開始,他們總相信惡果終究會屈服於正義。

這個概念,來自於書籍來自於導師,他們像堅石般頑強而固執的去相信,直到逐漸被現實沖蝕成孔,終於開始產生了困惑,罪惡感是信念崩解之下的產物,片片崩落,而流水還在不停的沖刷,然後最終那顆石頭就不見了。
很少人能真正的麻木,即使隨了波逐了流,即使堅硬已然不在,成了沙的罪惡感依舊沉積在那裡,就算選擇忽視了,它還是存在。

亞瑟從堆積成塚的建築殘骸輕巧的跳下來,阿爾跟在後頭,他學著亞瑟那樣落下,雖然完美的著了地,殘骸卻塌了。
隱約的,亞瑟聽到有人在哭。
音是高的。

後來亞瑟認為自己那天於阿爾身上施下的魔法簡直是多此一舉。現在的阿爾,已經不是孩子,能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章

抵達盆地最東邊之後,果然看見了無數立在道上的石佛。那些石佛隔著固定的距離分側而列,亞瑟和阿爾走過去,從右邊第一尊開始數,等數到第十三尊的時候,他們才停下來。
前一晚用水晶球通知路德維希他們快到碰頭點的時候,路德維希便要他們到這裡找到右側第十三尊石佛以作為辨識暗號。
亞瑟環視了四周。
沒有騷動,但是有人的氣味,可是感覺卻又不像路德維希的。
如果是費里的話,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。

不是路德也不是費里的話……

亞瑟眼神一凜。幾秒,又幾秒,騷動開始鼓盪著,亞瑟往旁邊一看,卻發現阿爾仍是一臉無事的樣子,他暗自在心裡嘖了一聲,按著槍散發出警戒的氣息,然後當那個騷動越來越近時,亞瑟迅速的旋身拔槍──

是費里?

「抱歉。」亞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九章

雨從天而降,有幾滴打在亞瑟的臉上。他本能的瞇了瞇眼睛,用手背隨意的擦了擦眼,然後又繼續往前行走。

從法蘭西斯提供的暫待點離開已過了四天。

出發前一日,他一直有個念頭摳著心蠢蠢欲動,慫恿著他要是下雨的話,就不要出發了,至少再緩一天……緩到……
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想緩到什麼時候。
只是那是亞瑟心底小小的盼望,儘管他極力的想忽視掉或否認,起程當日看著灰得欲雨而下卻怎麼樣也榨不出水的雲層,亞瑟還是默默的失落了。
即便是任何理由都不能允許他留下。

泥地的坑坑洞洞積滿了水,亞瑟突然想起阿爾之前在路上總喜歡踩著水走,可他現在卻不這麼做了。
或許是因為心態上的轉變吧。亞瑟暗自的想。

他們現在已經進入了中/國,下了山和路德維希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八章

時鐘的機械聲仍在吵著。阿爾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十點整了,他揉了揉睡亂的頭髮,坐起來,然後注意到對面沙發上的被褥已經被整齊的摺好了。
亞瑟總是比他早醒呢。阿爾想。他小心翼翼的下床,移到沙發那裡,挨著亞瑟摺好的被褥。
屋外的雨聲密集的響著,阿爾抬眼看著那築在高處的窗,那裡灰白一片,水珠撞上其他滴滴點點匯成細流刷下來,玻璃的每個區塊都在重覆同樣的現象,他就這樣看了一陣雨流,又覺得想睡了。
睡著的話,又會夢見那個男孩嗎?阿爾垂著眼皮想著。他記得這樣的夢小時候曾作過,但好像也才一兩次,大戰開始之後他幾乎天天都在重複同樣的夢。老實說他不太喜歡,太悲傷了。
阿爾稍微改變姿勢讓自己躺得舒服些,然後他突然覺得臂部一陣疼,阿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七章

再次響起敲門聲時,亞瑟已經替阿爾包上新的繃帶了。
阿爾聽見聲音探出頭,發現法蘭西斯端著雙層糕點架走了進來。
法蘭西斯挑起一邊的眉,目光掃了一圈已被收拾乾淨的房間,然後停在阿爾身上:「呦,你醒了啊。」
「嗯,對呀。」阿爾笑嘻嘻的說。
「真有你的,剛剛痛成那樣現在還笑得出來。」法蘭西斯邊說邊把糕點架放在一邊的矮几上,然後輕輕摘下上盤,推到阿爾前面:「餓了吧?」
阿爾只是看著那個盤子,似乎沒有要接下來的意思。
「嗯?哪裡不舒服了嗎?」亞瑟問:「平常你不都不嫌飽?」
阿爾依舊睜著眼看那盤子。
「喂……那眼神是怎麼回事?」法蘭西斯似乎有點受打擊:「這麼漂亮的型狀你覺得亞瑟做得出來嗎?」
阿爾眨了眨眼,看了看亞瑟,又看了看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六章

如果下一世還有機會見面的話,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。
那似乎是存在於遙遠時空的某一句話,但亞瑟已經不記得那究竟是誰說的了。

槍聲在空氣中炸開。樹林裡的鳥一窩蜂竄出來,甩下一支支羽毛,陽光打在上頭彈出光點,映在亞瑟瞳中。那些羽毛隨著風旋就像輕盈的舞者,他想起了夢裡那些疊成書形的羽。
緊張的氣息在崖邊騰起,槍聲持續的響著,一發兩發三發,幾乎是發狠的射著。亞瑟怔著往聲源望去,發現阿爾正在崖上邊跑邊射擊那些追過來的俄/兵。
為什麼……他在這裡?

「亞瑟!」接到亞瑟投過來的目光後,阿爾對他大喊:「詠唱!別停下來!」

對了,詠唱。亞瑟一愣一愣的轉回來。阿爾泫然欲泣的臉仍歷歷在目。
剛剛那是什麼?

大鳥底下的光霧在詠唱下逐漸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五章

早晨的第一波寒風,寒冷帶勁到把阿爾給刮醒。他才掀一回眼皮,一陣寒意便馬上刺進耳然後通入大腦迅速膨脹,他猛力的搖搖頭想甩掉這種不適感。
過一陣,阿爾坐了起來,發現篝火熄了。他看到那些木柴被燒得殘敝不堪,伸手只是輕輕一摸,那些餘柴就碎成粉。看來已經不能再燃火了。
阿爾縮了縮頸,才突然想起山角下買的圍巾圍到了亞瑟身上。他低頭往旁邊看過去。亞瑟還睡著,頸部被纏了兩條圍巾,顯得腫,再加上那蜷著的身軀,看起來就像小狗一樣。
嗯……小狗?阿爾被這個想法逗得笑了,要是亞瑟知道他被形容成小狗的話,鐵定會生氣的吧。
而且小狗的話……阿爾想了一下,然後挨下身。
小狗給人的感覺,應該是無憂無慮的。阿爾伸出手,按在亞瑟的眉毛上,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四章

火包著疊成十字方格的柴堆在夜空下燃著,發出霹靂啪啦的聲音。阿爾坐在距離火堆一公尺遠的地方,看那團像幻覺一般的火燄。
他突然閃過一種很奇怪的念頭,如果把手放進去那種摸不到實體的東西裡撈,是不是感覺就會像在抓空氣一樣?
阿爾把手撐在彎起來的腿上,繼續盯著那火焰搖擺的模樣,他看了一陣,然後伸出另一隻手在燄邊晃,掌心有一陣暖意。他抬起身子坐得更靠近火堆,熱度從火裡放出來籠罩他整個前軀,感覺又更暖了。
光透著鏡片在眼前折出一道刺眼的光輝,阿爾瞇起眼眨了眨,就把眼鏡摘下,視線變得有些模糊,那團火焰的輪廓往旁擴展,在夜空底下搖盪著就像鬼火一樣不真實。
除了像撈空氣還會有什麼感覺呢?他又瞇起眼,火焰的樣子稍微清楚了些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三章

彩帶一般的光游在微灰的雲層,在剛被雨水洗刷過的天空折射出一彎彩虹。
亞瑟抬頭看了看天空,幾隻鳥穿透薄紗一般的彩虹在空中繞了幾個圈又躦回葉裡,然後再次飛出來之後,帶上了更多的鳥往更遠的地方飛去,遠看著就像一群黑色的小點在布幕上移動。
亞瑟捏了捏袖子,有點濕,空氣裡漫著水氣在四周沉沉澱澱,他用力的吸了一口氣,覺得有些悶,這種感覺就像待在不發熱的蒸氣房裡。
他瞟了一眼阿爾,阿爾正一邊走一邊閱讀那本黑色硬皮書,臉上還帶著淺淺的笑容。
那個故事不是悲傷的麼?為什麼那傢伙還笑得出來?
亞瑟奇怪的盯他一陣,又覺得理所當然。反正那傢伙在這方面總是讓人猜不透。他把視線移回前方。順著斜坡再下去就是小鎮了,得在那邊買些補給品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二章

亞瑟的夢裡總是有許多羽毛,白而唯美的羽毛,它們在一個空白世界無重力的飄,反射遠方投入的光線,一明一滅,就像浮著的星星。
淨白的空間裡聽不見半點聲音,沒有鳥鳴,也感覺不到空氣的流動,時間在這片虛無的空間中彷彿全部都被拋在腦後,無法轉動。
亞瑟往前走了一點,果然看到好幾次同樣在夢裡見到的那個天使,那對翅膀在空間裡顫抖,他看到天使的手臂一片濕,像是剛用來擦淚過。
他面著天使的背站著,問:「還在等他嗎?」
天使很輕很輕的點了頭。
「可是他看不見你。」亞瑟說:「你甚至沒有辦法確定他是不是還記得你。」
半晌,天使轉過來,臉上果然有一行行淚痕。他對著亞瑟有些勉強的笑了:「但是,我相信他也在等我。」

為什麼?
亞瑟捂住胸口,...

©_米米露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