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米米露_

近況:最近很想開坑寫獨伊......

CP:米英、神伊、獨伊、法貞、法加、菊灣

FC2:usauk0131

【米英】羽【完稿筆記】

文裡的東西說得有些模糊,有些部分似乎是真的沒講清楚,有些地方倒是有點想讓大家想想(比如說亞瑟最後原本想問神的問題是什麼),原本是覺得應該不需要完稿筆記這種東西的,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打出來好了。

先從時間開始說明,第一章是寫關於複/製/人消息走漏+在阿爾家開第一次會議,(這個時間我設定在2020)不過這時候傳出的消息還僅限於複/製/人的研發成功。是英/國研發出來的部分是晚一點才傳出來的,後來就像文裡所說的被一些理由給澄清掉了。
這已經是在2/0/1/2之後的事了,整篇文章從第一章開始就已經進入了它所造成的氛圍內。
至於第二章,就直接跳到20多年後(這個橫跨年分,是考慮到高層投入後,他們複製出來的小孩成長...

【神伊/獨伊】花【短篇】

濺起的鮮血,灑落在一片荒野上。
花瓣形狀的血痕。
像碎火燃燒。

西元1806年。
神.聖.羅.馬滅亡。

據說,那一年之後,
有一種淺紅色的小花,再也沒開過。

當神.聖.羅.馬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,他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是一個廣闊無邊的空白世界。周圍來來往往了很多人,他瞧了瞧,發現所有人和他一樣都是呈現半透明的。
他在這空間轉了轉,突然有一束不知從何處照射進來的光線投在他身上。神.聖.羅.馬從光束裡退了出來。光束的周圍很暖,附近的空氣被曬得有些發甜,才剛這麼覺得,他就開始困頓了起來。
神.聖.羅.馬瞇了瞇眼,有點想睡,餘光一掃,卻又被光束裡冒出的白色晶體吸引過去。

「那是人們對你的思念哦。」一個男孩走過來,撈起浮在光束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後續2

再次睜開眼後,亞瑟就明白自己已經死了。
不過,確切來說,應該是消失了,當他看見自己的手變得透明時,那種前所未有的奇異感爬上心上,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以這種方式迎來結局。
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國/家都消失了,又或者是只有他一個人……

不過,那都已經不重要了吧,至少那邊的世界,已經和他無關了。

再次恢復意識後,亞瑟想起了他那永無終止的悲哀輪迴,想起了冰冷的屍體的溫度,想起了紅的紫的黑的血泊,然後他才終於明白,為何自己作為國/家的時候,想起那個故事總會不安,原來那所述的,就是他和阿爾在進入輪迴前的故事。

亞瑟摀了摀自己的臉。

說起來,他們之所以會背負那樣悲慘的命運,就是因為自己害的啊。
真是,生前還想著做錯了許多決定,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後續1

小木屋的門把轉了轉,一身黑色穿著的婦女從外頭進來,她按下牆邊的開關,屋頂上的燈隨之亮起,但光線仍然不夠,昏昏黃黃的,室內呈現一股冷清的感覺。

不過婦女顯然並不在意,她只管走到一邊,去看那立在室內中間的兩幅油畫,她瞧了半會,覺得顏料應該是乾了,於是便把它們裝框,然後踩著椅子小心翼翼的掛在事先釘好的鋼釘上。
掛好後,她從椅子上跳下來,拉開距離看那兩幅畫,畫裡頭分別畫著兩個人,都是帶笑的。

其實在她印象中,右邊的那人笑的次數少之又少,作畫的時候腦中擠出的都是所謂的公式笑容,老實說她不喜歡他那種,像被人扯開來的表情,又生硬又詭異。
她想了很久,才想到他說起某個故事時露出的面容。像找著不見很久的珍貴物品般,她滿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八章【本文‧完】

隨著離目的地越是接近,亞瑟就越是緊張起來,終歸,他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啟程的,即便心裡是那麼的悲觀,卻還是時不時想像,到那裡,便會見到阿爾笑著對他們說:「太慢啦。」
一當亞瑟這麼想,心裡就會安定許多,可是過不久,另一種沉重的想法又會毫無克制的淹過心頭。此刻的他,就像無法登陸的降落傘,踩不著地,在風中不斷的懸來飛去,即使去猜度降落點,也不得安穩。

又走過半個小時的路程,亞瑟首先是看到一票軍隊三面列隊,才注意到那棟建築,建築很大,外頭包了牆,霧灰灰的精靈張出像火一樣的形狀緊貼著牆。
一看他們前來,有人便發了口號,然後那些士兵動作一齊,全體往後退,以大門為分界,又讓出了一條走道。
亞瑟看到丁馬克站在走道那頭,朝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七章

自從出發後,亞瑟老是想起和阿爾相處的各種環節,想起第一次遇見他,想起他尿床,想起他哭著要自己不要走,想起雨中的那場大戰,想起他看恐怖電影時露出興致勃勃又害怕的臉……
回憶就像綿長的雨,從脆弱的縫隙中滲進來,越積越深,越淹越滿,在那之中,他憶起最多的總是阿爾的笑,無憂無慮,像孩子般那樣純粹的笑臉。
亞瑟把頭縮進和阿爾同款的那條圍巾裡。保暖措施該做的都做了,卻還是被俄/羅/斯的天氣凍得受不了。

他和法蘭西斯在寒風中行走,風不大,一吹起撲面而來的溫度還是寒得要人命。點點飄落的雪看著是精巧美,一觸碰就被刺得陣陣麻疼。

阿爾也是在這麼寒冷的地方嗎?

亞瑟抬起頭。上頭到處都是灰灰白白的。
他突然發現自己,已經好久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六章

那天晚上,亞瑟在睡睡醒醒間來回擺盪,他不斷夢見他人死亡的場景,那些人有的是戰死的,有的是遭暗算死的,有的是自殺身亡,有的則是因病而逝,各種由大到小的,或者莊重到無聊的理由都有,亞瑟在夢中快轉的時間帶裡,見證無數生命的中止,那些生命,有的他見過,有的又沒什麼印象。
畫面還在瘋狂跳著,但是在途中,亞瑟又突然醒了。
此時已是白天。
他從床上起來,刷牙洗臉,然後站到全身鏡前整理自己的儀容。


你究竟算什麼呢?

亞瑟這樣問著自己。他已經很久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了。

無論是作息還是外表,他們都像是人,餓了會想吃飯,無聊了會找消遣,遇事了也會有想法,他們就像普通人一樣正常的生活著,久而久之,便產生了自己就是個人類吧這樣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五章

雨落屋簷的聲音就像無數小鋼珠彈互相撞擊,不停的滾動,屋外的陽被雲遮了又露,室內即使偶爾微亮起來還是顯得晦澀昏暗。
亞瑟就這樣坐在灰暗裡頭,品嚐著親自泡的紅茶。

王耀最後扔出的飛刀上,塗過了毒,毒對亞瑟來說,非常棘手。即使用魔法去治,也只能緩住惡化,這種情況要除病根,只能用藥。
於是他費了些時間處理,一邊連絡離開前託囑的部下,卻半天收不到回應,然後等回去基地的時候已經晚了,他只看到基地鏤空了,周圍的樹東倒西歪,地面上處處是被炸過的凹坑。這樣子,明顯是戰鬥過了。

那時他整個大腦都當機了。離開前亞瑟部過幻術結界,封死了整個基地,在一般人眼裡看來,原本往地面的出口和周圍的陸地沒兩樣,往基地地下道的入口處也會變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四章

回到基地大廳後,亞瑟把阿爾平放到長椅上,接著匆匆撥開他的衣服。阿爾身上到處都是瘀傷,皮肉下看不見的地方或許還斷了骨。額上撞出了一塊血,腹部那裡的舊傷又出了口子,大概是摔下來的時候被什麼給刨到了。
亞瑟一腳踹開旁邊的桌子,一邊念咒一邊用手在騰出的地面畫魔法陣,藍色的光拖在指腹底下,逐漸形成一個完整的圖案。然後亞瑟把阿爾從長椅上抬下來,畫出來的魔法陣一接觸到阿爾的身體,便從地面脹出帶光的雲霧,團團把阿爾給裹了起來。
亞瑟抓過長椅上的抱枕,給阿爾枕著。
他的眉間沉著深深的憂慮。

召喚術的本質是從另一個次元把魔獸轉移過來,並且透過魔法陣締結主從關係。龍、水馬、地獄犬,都令屬他世界,但是他們的形象依然被記載進神...

【米英】《羽 》第十三章

「15組那邊說看到英/國往舊據地的方向去了。」
「是嗎?可信度呢?」
「可性度挺高的,其他組次也有不少人看到。」
「不少人……看到,是嗎。」那個軍官挑了挑眉,下達指令:「待命不動。」
「欸……?可是有好幾組都追過去了……」那個士兵對軍官的回應似乎有些不可置信,只好又接著補充:「而且看到他的時候,美/國似乎不在他身邊的樣子,我們可以趁這時候……」
「在不知道這是不是陷阱前不要輕舉妄動。」軍官說:「我有事得先去找王耀,你們待命等指示就行了。」
說完軍官就走出帳篷了。
留下的那個士兵似乎有些不知所措,他木訥的呆了一下,接著匆匆的跟著離開了。

夜幕拉起的時候,雨下得不大。亞瑟和阿爾乘著大鳥,飛在高空。這次他召喚出來的...

©_米米露_ | Powered by LOFTER